????帕伦特还有羁绊,所以他在威胁之下老老实实招了。另一个人,留着八字胡的家伙则选择嘴硬到底。

????他踏足船板的时候其实就有了不太对劲的感觉,曾经犹豫地放慢了两三步的节拍。不过船舱中水手们互相吹牛聊天的熟悉声音让他忽略了灵魂的警讯,还是进入了船舱。他熟练地推开暗门,拉瑞的尸体还在原位,而本应该是帕伦特尸体的地方,坐着雷维魔法帝国的皇帝。

????“意不意外?惊不惊喜?”费奇朝他挥动魔杖,召唤出无形的绳索,将八字胡定在原地。“我是雷维魔法帝国的皇帝,永黎大陆最强的魔法师,女神教会的圣徒,我和其他世界也颇有些联系。说这么多,是想问问你,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你的吗?”

????“战争面前一切都将化为齑粉!我是侦察兵、我是先锋官、我用自己的虔诚照亮军队前进的道路!荣耀啊,瓦……”

????费奇一下子冲过去捏住了他的咽喉,就像掐住了一只公鸡的脖子。与此同时,他那只空着的手中出现一个金色封边的透明卷轴。在不能使用转心魔形态的前提下,目前也只有灵魂契约能够帮上忙了。“你的灵魂很有意思,居然可以迅速自燃。这是一种同归于尽的尝试,或者仅仅是自尽的办法?”

????八字胡的脸皮扭曲着,喉咙里发出气泡破裂的咯咯声。他用力将眼球向下移动,想要知道费奇要对自己做什么。可是费奇将他的头推高并向后仰,因此他不可能看到一根散发着地狱血红色的卷轴刺入胸膛、分开肌肉和内脏,一直深入到灵魂之火里面。

????灵魂可以随着情绪而发生变化,变得更加活跃、变得更加消沉,但即便情绪完全爆炸,灵魂也不会爆炸的。——至少费奇一直是这么认为。但是八字胡的灵魂就没有遵循这个规律,原本是火苗一样的灵魂,如同被投入了过量的助燃剂,一下子就膨胀开来,就像是即将涨爆的气球。

????这种状态极不稳定,看样子有可能让灵魂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,然后灰飞烟灭。费奇小心翼翼地进行试探,感受灵魂卷轴的变化。契约魔能够看到灵魂之火的状态是为了判断对方的情绪、思想和性格,从而针对地制定战术,获得一个更好的契约条件。现在他把灵魂契约当做探针,就是用这个能力来探知八字胡的精神状态。

????这是一个狂热的信徒,他的内心非常坚定,膨胀的灵魂之火内部有一颗比钢铁还要坚固的内核。费奇在阿老头那里看到过这样的灵魂状态,他称之为信仰的“死硬状态”。

????一般可以改变灵魂状态并植入控制念头的法术对“死硬状态”是不生效的,只要发生冲突,“死硬”总会胜利。只有另一个死硬才能影响、改变这种死硬,但往往是双方同归于尽的结果,想想那些被现实驳倒理念,然后整个精神崩溃的人吧,就是来了场“硬碰硬”。

????狂信徒会形成“死硬”状态,从此他听不进、变不了,水火不浸、刀枪不入。这种死硬状态——不一定是狂信徒的——费奇也见过不少,基本上从地狱带来的堕落者们全都有这种状态。不过八字胡的死硬灵魂周围还有一些造物故主符文,费奇能感觉到,那是一个没有完成的法术。

????“你一开口就能完成法术将灵魂炸掉,那样我会一无所获。如果现在抹了你的脖子,你的灵魂也膨胀成这样,死者交谈的法术也不一定能用。”费奇目光平静,看八字胡的眼神如同在打量一个物件,而不是人。“反正你要死了,最大化利用你的方法就是做个法术试验。我估计会很可怕的,因为我将带给你极致激烈的情绪,令人难以忍受,但我不会让你疯……”

????费奇一边说,一边在握着灵魂契约的手上召唤出魔法矩阵,并不断用符文咒语轰击八字胡的灵魂。八字胡猛地瞪大了眼睛,一瞬间头发就全湿了,随后便陷入剧烈的颤抖之中。他的裤子湿透了,臭气弥散开来,双腿早就没有了站立的力量。费奇皱了皱眉,将他顶在舱壁上,继续操控咒语对他的灵魂强行刺探。

????大惊、大惧、大悲、大怒……这些情绪来如海啸、去如山崩,以最重、最伤的方式不断轰击八字胡,将膨胀的灵魂硬生生压回去。就像水落石出一样,那些为灵魂充气的符文逐渐显露出真容。费奇一边操控咒语,一边用冥想的方法将符文记录下来。

????能够影响灵魂的咒语没有一个是简单的,比如灵魂回波,其庞大的符文数量是单独的一个级别,就算是召唤流星进行轰击也远不如它复杂。但是八字胡灵魂中的咒语却不难,符文数量还不到一千,而且看起来有头没尾的……

????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费奇越是疑惑就越想弄清楚,这就苦了八字胡——但是谁会管他呢,反正里面不会有费奇。他一边用法术吊住八字胡的性命,一边继续推进试验,很快就将他的灵魂弄出了千疮百孔。这也是八字胡咎由自取,他若不把灵魂变成异常的膨胀状态,费奇这些法术也没法冲破其脆弱的表面。

????经过侦查、研究和破解,当然还伴随着持续的、巨大的、非人的折磨,费奇终于搞明白这个法术是怎么回事。它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咒语,而是一个引子,将八字胡灵魂中的死硬状态与位于其他地点某个“其他死硬”联系起来。

????由于做不到百分之百利用所有能量,所以一个人就算调集全部力量,也没法炸掉自己的灵魂,最多只能破坏掉其中的一小部分,通常这被称之为自残。八字胡灵魂中的咒语将具有同样死硬特征的灵魂串联成一个整体,将其中的一个人视为“一小部分”,从而借助其他部分贡献出来的力量将这“一小部分”炸毁。

????“这个构想……好脑残。”费奇抽回手揉了揉太阳穴,于是八字胡就瘫倒在地上。他的咒语快念完了,或许只剩下几个符文而已,但是被费奇折磨过后,他连呜咽的力气都没有了,更不要说专注和念咒了。费奇伸脚踢了踢他,八字胡除了身子晃晃,精神上没有任何反应。

????虽然爆不了,但也不可能再恢复了。正常的灵魂根本不会膨胀到那种程度,这个过程带来的损伤是无法逆转的。第二世界的家伙果然凶残,根本不将手下的性命放在心上,才会培养出来这种一见面立刻自爆,而且是完全没有犹豫的疯狂家伙。而另一方面,这个八字胡其实非常克制、隐忍,有纪律。他在那七天内选择谨慎潜伏,然后派出几波试探,这些都说明他智力很正常。能思考但是却死硬、狂热的执行者,不知道“战争骑士”手下还有多少这样的人。

????费奇从八字胡的灵魂里得到了一部分符文,但它只是引子,没有其他部分就是不完整的。“行啊,也不算没收获,知道了狂热的敌人会爆炸。”

????灵魂若是能够爆炸,能有多少杀伤力?其实连皮都炸不破——单纯从物质角度讲。灵魂之火并不是火球术,它的“爆炸”实际上还是用于改变周围的世界。在它爆炸的一瞬间,它会大幅度改变周围世界的规则,尤其是其他灵魂对世界的影响。爆炸影响范围内的法术会出现问题,已经成型的咒语都会被强行扭曲,出现意想不到的改变。如果有人在这个范围内施法,极大概率会被自己的咒语反噬,从而对自己的灵魂造成伤害。

????其实每一个咒语都是灵魂以温和的方式在释放力量,只是会有烛火、篝火、燎原大火的区别,而灵魂自爆就是爆炸,完全不是一个性质。费奇看着八字胡,心中不免想到一个可能:若是敌人故意用这种方式,不断在自己身边施展灵魂爆炸,从而完全封锁掉自己的施法能力,该怎样应对呢?

????“若真发生这种情况,就抽出火焰巨剑砍出一条血路。不能念咒语,不影响我是深狱炼魔。”费奇挠挠头,然后笑了:“杞人忧天了。一个人自爆后,同样会影响其他人的咒语,造物故主的自爆符文就不是法术了吗?所以,连续自爆压制可太难了,若能做到那样的组织能力,根本就不用不着自爆,用别的方法一样能压制我。”

????费奇不是天下无敌的,他自己也很明白。不说别的,就说面对地球的钢铁洪流,或者是天堂、地狱的正规军,他就会一遍一遍死了活、活了死,没完没了。只不过在永黎大陆,再加上一些社会组织能力和战斗力不那么高的世界,他还是可以横一横的。

????将舱室彻底搜刮一番,费奇便拽着八字胡,挥动魔杖,化作一道红光传送离开。没过多久,塔巫港城的卫队冲上这艘船,将正在扮演“五条眉毛公爵”等奇怪角色的水手们一网打尽,全都关起来审讯。费奇不指望这些水手能知道什么,极大可能他们只是拿钱之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希望这次的教训能让他们记住闭上那只眼的后果。

????费奇带着八字胡传送回了地牢,帕伦特要招供,费奇之前没空理他。现在,他提着瘫软如泥的八字胡从牢房前面走过,就像提着一只死鱼。皇帝扬了扬下巴,便有卫兵打开了帕伦特对面的牢门。随着费奇一甩手,散发着屎尿臭味的八字胡就被扔了进去。

????扑通,这是八字胡进入牢房以来发出的唯一声音。他撅着屁股趴在地上,脑袋歪向帕伦特这边,那张脸在火把光芒的摇曳下,产生了大片阴影,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。“你要好好给皇帝陛下说!”再次被惊吓到的家人对帕伦特喊道。

????“皇帝陛下,”帕伦特并没有跪下,而是抓着栏杆,将全身的重量放上去以很虚弱的语气说道:“你想问什么,我都回答。希望你满意后能将他们都放了。”

????“还在给我耍小聪明,你觉得他是经历了什么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呢?”费奇指了指八字胡。“你觉得有什么有价值的就说出来,我正好验证一番。如果你不愿掏口袋,那我也没必要和你啰嗦,对不对?”

????帕伦特叹了口气,终于老老实实坐下来,将有用的没用的全都说了。

????费奇一直看着他,通过他的灵魂之火来判断真伪。帕伦特的内心中并没有死硬的成分,他是那种为了利益而行动的人,因此并不算忠贞,也就更容易看透。他说了不少东西,大多是通过观察、聆听得到的,还有一些是自己的推论。虽然觉得他的推论大多经不起推敲,很多都是被洗脑之后的臆想,但费奇仍认真地听了进去。

????第二世界准备要发动第三次血色流星之夜,只不过这一次的主要战斗力将是泰拉斯奎巨兽,而最主要的目标只有塔巫港城和费奇。这说明第二世界跨世界发动袭击的能力在下降,他们只能集中火力先解决优先目标,铺开恐惧这种事只能暂时延后。

????这是件好事,说明费奇的计划奏效了。他为自己创造了一个人设,一方面对第二世界和造物故主表现出强烈的敌意,行为非常强势;另一方面在许多私下场合都对自己的近臣、魔法学校学生、地狱骑士团成员等,表露出要抗击世界末日,打败第二世界的坚定想法。就永黎大陆这种组织纪律性,没有不透风的墙,费奇的想法肯定会慢慢传到第二世界那边。

????只要还有一个人在抵抗,就能抵消三个溃退的,就能鼓舞十个犹豫的。费奇身为皇帝,他还有国家力量可以动用,影响力更是会被放大。第二世界如果还想要制造恐惧和绝望的话,还想用恐惧和绝望来扩大自己影响力的话,那就必须扳倒费奇。费奇也就如愿以偿地成为了那个靶子。

????泰拉斯奎巨兽要来了,不知怎么的,费奇有些兴奋,就像是猎人听到了值得一战的好猎物的消息一样。之前的两次袭击费奇都没赶上,他很想亲身体验一下巨兽的威力,用这块磨刀石打磨打磨自己的魔法,提升战斗经验。若是能战胜泰拉斯奎,将对他,以及整个雷维魔法帝国的民心士气,都是一次极大的鼓舞。

????尤其是粉色小瓶里的物质能够吸引泰拉斯奎的注意力,一定程度上吸引、引导和让它停留在某个地方附近。费奇又不是这三个间谍,不需要考虑隐藏自己,他大可以一下子将所有剩余的液体都用光,给泰拉斯奎巨兽一个强烈的刺激。这完全可以作为一种战术优势来用。

????到底要不要打呢?怎么打呢?